辽宁省营口市鸵某嘲贸易有限公司 - www.sokrmy.com.cn

报道刊出后

2020-08-12 09:45

今年出台的《养老机构管理办法》让在养老院的老人们吃上了定心丸,在今年10月10日,河南省民政厅下发了《河南省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也让老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李荣霞说:“虽然很多文件鼓励民营资本办福利院,却没有实施的具体细则。比如补助,拆迁搬家的补贴,水电气暖的补贴等。”

这些似乎都让我们的养老有了更强有力的保障……

“但愿得二爹娘长寿百年,适方才那地保来把帖送……”一阵阵豫剧声从涧西区一养老院里飘出,和煦的阳光下,三三两两的老人聚在一起,话话家常。

【选址难】新址难觅,养老院面临“散伙”

而相关的康复设施也仅限于院子里的健身器材,目前养老院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配有呼吸机、制氧机、吸痰器、氧气瓶和一些急救药等,能基本解决老人看小病的困难。“但是就怕大面积出现什么问题,人手到时肯定不够。”该院负责人说到这里连连摇头。

链接

位于石油路的某养老院是一所集合医院与养老院的新型养老院,共有老人60名,其中不能自理的老人有一半多。“不少老人都有退休金,因为子女忙,没时间对其进行周全的照顾,所以老人们到了养老院。”该院院长刘刺梅介绍,尤其是常年卧床的老人经常因没能及时翻身等原因造成褥疮、板疮,但是在养老院有专业的护理,因此老人身上的一些小问题都会得到治愈。

多项政策规范养老机构

【资金难】资金短缺养老院面临硬件升级难

采访中记者发现,养老院作为如今不少老人安度晚年的选择居所,逐渐成为社会必需品。为了进一步了解这“家以外”的居所能否让咱爹咱娘住得安心、放心,重阳节前夕,记者对洛阳市多家养老机构进行了走访。

比起李荣霞选址难的问题,洛阳涧西区孙旗屯村一养老院已经因没有新的地址,下一步或将“散伙”。“城市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好,老人们却越搬越远。”李荣霞的养老院,只是众多面临拆迁养老院的一个。据了解,近几年,由于拆迁问题多家养老院不得不停办、散伙。

敬老院一位老人时常“与猫同乐”打发时间

除了选址难,资金短缺也困扰着这些养老院的经营者。

2000年,李荣霞用尽自己的积蓄,在联盟路上开起了这家养老院。刚开始在家人的帮助下,才勉强支撑,直到2003年终于有了好转。然而,没过多久,房东给她下了“驱逐令”——入住的老人越来越多,晾晒的尿布和难闻的气味让房东做出了收回房子的决定。

看着老人们的高兴劲儿,洛阳市某养老院院长李荣霞的心里又甜又酸,14年来,养老院给无数老人带来安稳的时光,然而三次易址,也没能改变搬迁的尴尬境地。

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位老人按照能够自理的收费标准为830元至1800元不等,一名护工的最低工资为2000多元,除去老人的食宿、水电气暖等费用外,基本上没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养老院的硬件升级了。

很快在朋友的帮忙下,李荣霞在高新区五龙沟村找了一块地,刚打好了地基,又被告知无法审批,投资的2万多元也打了水漂。

在这份《办法》中,记者可以看到,细化了饮食等方面内容,如要求养老机构要制定适合老年人的营养均衡的食谱,合理配置适宜老年人的膳食;建立疾病预防制度,社会办养老机构不得接纳患传染病、精神病的老年人,为服务对象建立健康档案,定期体检;建立24小时值班制度,做好老年人安全保障工作;建立卫生消毒制度,定期对老年人活动场所和物品进行消毒和清洗,定期消毒老年人使用的餐具,定期清洗老年人的被褥和衣服,保持室内外整洁……

之后,在李荣霞努力下,养老院在涧西区一公园附近安了家,这个三层小楼,毗邻公园和医院,容纳120张床位。看到这一切,李荣霞一颗吊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在一个有十多年院龄的养老院里,记者看到墙壁上贴着层层修补的壁纸,该院负责人无奈地说,因为资金不足、入住率高,无法统一扩建、装修。同时资金不足,无法添置必需的硬件设施,电视、空调、洗衣机也成了急需品。

这样的说法得到了养老院不少老人的认可,同时这些老人纷纷提出“再增加一些康复医疗设备”、“再多一些绿地公园”等美好愿望。刘刺梅说,照顾老人就像对待亲人一样,也确实想满足老人们的要求,但最大的障碍就是资金问题。

10月12日重阳节前夕,本报以《在哪里安放我们的老年》为题开篇探究中国式养老,选取了6位洛阳老人不同的养老方式,展现老人们的真实生活状态。报道刊出后,引起了许多老人的共鸣,纷纷与本报联系,讲述他们的生活故事。

【场地难】时常“搬家”,养老院面临尴尬

李荣霞告诉记者,不是没考虑过自己出资盖房,但是资金、地皮的审批等一系列问题,让她几次都差点放弃。但一回到养老院,看着96位老人的目光,她还是“无法开那个口”。后来听说附近村里可以申请地皮盖房子,李荣霞又动了自己盖养老院的念头,几经周折,最后这块地还是“无法解决”,愿望再次被搁浅。

去年,当看到自己的养老院门口的路开始改造时,李荣霞的心情只能用“有点呼吸不过来”进行形容。李荣霞介绍,养老院里住了96位老人,其中近三分之二生活不能自理,要重新找一个适合这么多老人居住的地方,很不容易。有时候,李荣霞坦言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而最让她感到无助的是租房者的态度,一听是拿来做养老院,就没有一个同意。

“私立养老院慢慢地进入了收费低、设备差的恶性循环,因为建得早,装修不好,设备不先进,所以收费比较低,又因为收费低,没有能力更新设备。”一名接受采访的民营养老院经营者说,虽然后来建立的私立养老院也有一些先进的配备,但已建成的养老院也面临着升级,然而钱从哪里来?如果提高收费,肯定来的人就会少,同时作为公益机构,如果单纯以营利为目的,肯定无法再开办下去;可如果不提高收费,很多硬件升级就无法解决……

随着城市版图越来越大,即使已搬离市区的养老院也没能逃离拆迁的命运。和李荣霞办的养老院一样,不少养老院面临着同样困境,幸运的或许还能找到新的地址,不幸的只能散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