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营口市鸵某嘲贸易有限公司 - www.sokrmy.com.cn

我那时跟老师说

2020-07-11 00:44

郑龙娣说,“我不穷,我不是为了钱,只是想把她(老师)的遗产处理好。”她表示,在魏桂容生前她就已和老师说明,拿回为老师垫付的钱就行。二十年,“我付出了多少,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

郑龙娣:我没有想要魏老师的钱,只想把她的遗产处理好。我和丈夫给老师垫钱交医药费,医院医生都知道的,最多的时候垫了十几万。如果我穷,想要老师钱,怎么会贴十多万进去?我就是想把老师遗产处理了,让老师入土为安,做得风风光光的,我也心安了。

他说,作为代理律师,主要是帮助郑龙娣证明她尽了主要扶养义务。

老师魏桂容是孤老,生前留下48万余元存款和价值三百多万元的住宅无人继承。围绕魏桂容的遗产归属问题,郑龙娣和校方之间发生了争执。郑龙娣曾向法院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但上海市中国中学对此有异议,双方最终对簿公堂。

判决之后,财产收归国有怎么履行,由谁代表国家来接收这个财产?他说,没有哪部法律规定哪个机构来代表国家接收财产。法院的判决意见兼顾了提倡尊师重道的美德,同时也肯定了郑龙娣的扶养行为。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认为,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原告作为一名学生,能对自己的老师进行长期关怀和照顾,其行为应当予以肯定和鼓励。继承人以外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

郑龙娣:我十几岁就跟老师好,我没有目的,没有动机,也没有想着要她的钱。老师活着的时候也说过把她财产全部都给我,又不是没人听见。我跟老师说,到时候你的钱交给国家,我给你垫的钱还我就行。她死了以后我钱没地方要,我没地方去说理。

近日,上海市民郑龙娣继承其老师魏桂容48万元存款的消息广受关注,一时间,郑龙娣被推到风口浪尖。有人质疑郑龙娣为钱而照顾老师,而无主财产的继承问题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北京市汉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胡益华说,“郑龙娣生前对魏老师尽到扶养的义务,对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是本案能够判其获得48万元的主要原因。”虽然没有将全部遗产判给原告,但这份判决毫无疑问是一份正面的判决,对于社会上的孤寡老人今后获得照顾和关怀起到正面促进作用,也为有能力照顾孤寡老人的人士在产生一些费用和支出后可以获得补偿方面有一个借鉴意义。

郑龙娣:对啊。做了好事还要被人指指点点,何苦呢?我问心无愧。

2014年12月5日,法院判决:魏桂容名下48万余元存款归郑龙娣所有,魏桂容名下一套住宅收归国有。负责这次案件审判的法庭副庭长彭雄辉表示,这样判决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尊师重道这种传统美德,同时也鼓励社会上的一些人对孤老多一份关爱。

类似案例中,如果潜在继承人暂时未出现,之后是否还有权申诉?胡益华说,法律程序可以申请继承无主财产,如果无主财产收归国有了应归还给继承人,但如果无主财产已被拍卖等客观消失了,则不需要承担其他责任。

郑龙娣:对啊,我们同学都知道的。老师她今天要什么,明天又要什么。你知道孤寡老人很孤独的,有时候我有事忙不过来,就叫同学帮我买。

郑龙娣的代理律师邢立人说,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是,魏桂容是孤寡老人,没有继承人。郑龙娣是不是尽到了主要扶养义务——像“孩子对父母的照顾”。如果尽到了,法院就会判决郑龙娣适当分得魏桂容的遗产。如果魏桂容有第一继承人的话,郑龙娣也可分得适当财产。同样的,如果上海市中国中学也尽到主要扶养义务,也可分得适当遗产。

胡益华补充说,过了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公开时间,判定为无主财产后,若继承人出现,还可提出请求,法院核实后,应该撤销原来判决,重新作出适当处理。

1965年,13岁的郑龙娣考入上海市中国中学,担任班主任的就是年轻教师魏桂容。初到学校的郑龙娣,因为性格开朗又能干,很快引起了魏桂容的注意,不仅让她当班长,还做了大队长。郑龙娣表示,自己在中学时就与魏桂容十分亲近,在她工作以后老师也为有她这个学生感到骄傲。

郑龙娣:那肯定是的。即使法院不判给我,我也会安葬老师,给老师买墓地的。

今年3月31日,郑龙娣和她的同学们为魏桂容举行了葬礼。魏桂容的墓地由郑龙娣出资购买,和她公婆的墓地在同一个公墓里。郑龙娣在魏桂容墓前,为这迟到了近两年的葬礼向老师道歉,希望老师能真正入土为安。

对于判决结果,郑龙娣感到满意,毕竟法官看到了她二十几年的付出。

郑龙娣:我到教育局去,到民政局去,还跑错到婚姻办去,他们没有受理。后来我没办法,就找律师咨询,选择走法律程序。

至于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如果不公开透明,有可能带来一些隐患,“但该案是一个公开的案例,没有什么问题。”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四条(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第三十二条之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2013年,郑龙娣曾向法院提起了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魏桂容生前单位上海市中国中学提出异议,于是双方走上法庭,由法院裁定审理。

郑龙娣:小时候老师就很喜欢我,长大以后我在公司工作,老师也觉得很光荣,常常跟人提起我。我和老师就像母女一样。不管法院怎么判,我都会安葬老师,给老师买墓地。

邢立人认为,郑龙娣的行为是一个正能量的事。他认为,这个案件有一定的社会效应。绝大多数人并不一定做好事不求任何回报,“做什么事得到一定回报”,这种价值观也是被社会接受的。此外,这个判案表明,你能做好人好事,给社会带来正能量,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尽了扶养义务,也会按法律规定给你允许范围内的财产回报,“其实就是权利与义务对等”。

近日,法院肯定了郑龙娣的行为,认定她对魏桂容尽了一定的扶养义务,判定48万元存款归郑龙娣所有,住宅收归国有。

郑龙娣:我就是想把老师的遗产处理好,没有其他目的。他们看到我拿了48万,我付出了多少没人知道的,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

郑龙娣:老人跌倒了你去扶,是一次的事情,我照顾老师,是这么多年的事情。人做事不能谈钱,一谈钱永远做不好事情。我老公一天三顿烧好饭菜送到医院给老师,问她想吃什么,每一顿都是换花样的。不是老公支持我,我坚持不了这么久。

魏桂容父母早逝,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结婚生子,郑龙娣便成了她身边最亲密的人。大到购房搬家,小到购物买菜,魏桂容都会寻求郑龙娣的帮助,两人的关系形同母女。

郑龙娣的老师魏桂容一生未婚,晚年举目无亲,作为学生的她照顾恩师二十余年。2012年9月,老师魏桂容因胃癌晚期离世。由于其孤老的特殊身份,未留下遗嘱。魏桂容名下的48万元存款和一栋住宅无人继承。

邢立人说,申请认定财产无主的特别程序,不需要有被告人,只需要有利害关系人向法院申请后,在公告期间内,如果有人提出异议的话,申请人可以和提出疑义的人作为原被告通过普遍程序解决。如果没有人提出异议,没办法进行诉讼,法院可能判决无主财产收归国有,也可以根据申请人是否尽到主要扶养义务,分适当的财产给申请人。

郑龙娣:我给老师做得风风光光,现在买一个墓地要16万,因为我早就订了就没去买。我这个人不张扬,吃穿很简单,(别人)以为我很穷,但是我不穷。老师入土为安了,我也心安了。我那时跟老师说,您现在入土为安了,可以心安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早点安葬您。

“孤寡有人照顾,获得一些老人的遗产,没有什么问题。”胡益华说,失独家庭不少,以后孤寡老人问题比较严重,有人愿意照顾孤寡老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是合法的,都应该提倡、接受。不能说照顾孤寡老人只能出于公益、善良,因为有法律的权利(继承遗产),愿意去做这个事也是好的。如果社会都形成这样一个风气:根据法律规定,照顾孤寡老人,老人去世后,能得到老人部分遗产,这是好的,值得提倡。

葬礼过后,郑龙娣表示,她终于心安了。回首过去和老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自觉问心无愧。

郑龙娣:到最后我才知道老师有钱,后来老师得胃癌,把存折交给我,我才知道的。同学们看到我一个人贴钱都不忍心,还商量大家出几万元给老师看病。